无珂

十年生涯,最多记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更新随缘随感,学业实在繁忙
全职厨厨厨!一只老叶跟老韩的双粉。死命吹他俩。
转载请和我说一声。有些文我不希望被转载的。
本命韩叶,喜欢喻黄双花,也喜欢all叶,以及雷韩张……
其实是有些杂食的。
不过一般我推荐都是韩叶,可能有时候会情不自禁推点别的啥,如果看见有不适请跟我私信我会改,再不行就只能江湖再见。
会坚持下去。

【韩叶】叶修的小秘密

叶修有个小秘密

他有轻微的强迫症

具体体现在

他每天睡觉的时候,都会确认自己在床的正中间

被子从床两边垂落的长度也都必须是一样长的

有时候起夜,他就算不清醒,也会伸出手呼啦两下,把已经串位的被子规整到他认为的“整齐”。

当然

由于意识不清醒,加之叶修睡觉经常在梦里演练一番散人快打。

哦,还有防不胜防的落花掌。

起床的时候,看见的景象也一般是皱巴巴的被子裹着自己。

这让他非常烦恼。

还是联盟刚起步的时候,一群小年轻比完赛咋咋呼呼的就要去撸串儿。后来又去了KTV,吼到凌晨一点多。

然后他们就去开酒店住了。

非常狗血的,房间不够用了。

套路对吧。

更套路的是,韩文清和叶修两个,被安排成一个房间了。

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就像调理调理这俩小年轻。

俩人也没扭捏,拿着房卡就进屋了。

时间是凌晨,一整天又是比赛又是撸串又是KTV,俩人都累的够呛。胡乱洗了两下,就砸床上睡着了。

对。

狗血的只有一张床。

不知道睡了多久,韩文清隐隐感觉到旁边的人在动爪子。特别小幅度的那种。

窸窸窣窣的,跟藏松子的仓鼠似的。

韩文清是有点起床气的。

正常要是有人这么个时候打扰他睡觉,他绝对一胳膊杵子就怼过去了。

但是像是喝了迷魂汤。

他把还在不老实的人小心的按住,拿被子给叶修裹成一个卷。

然后他半睁着打架的眼睛,心想

这小子真可爱

像松鼠。

三伏天

裹成卷

早上起来的叶修

看着自己被汗完全打湿的衣服

不顾自己良好的家教

瞅着被子就骂了句操

在心里。

哪个龟孙儿把我塞被里的

还卷卷儿

当我是煎饼果子啊?

后来,他俩开始互相看对眼儿了。具体什么看上的时候不知道,不过谁也没表白。

但是跟他俩熟的都知道这点事儿。

韩文清跟叶修觉得这样也不错。想着等真确认喜欢上了,等联盟稳定了,就告白。

拖着拖着,就是十来年,俩人都退役了。

退役之前,韩文清给叶修表白

在退役发布会上。

韩文清觉得自己这辈子最不计后果也是最遵从本心的事情,除了走了电竞这条路,就是这个了。

叶修没拒绝。

他从旁边直接就扑上去跟韩文清开始亲。

叶修觉得他这辈子最冲动也是最愉快的事情,除了离家出走进入联盟,就是干了这票。

对着一大堆闪光灯和话筒,俩人都想着,不亏了。

开玩笑

明里暗里暧昧了那么长时间

不就等着这天呢么。

在一起之后,对着家里出柜,举办婚礼,去马尔代夫蜜月,买新房。

然后毫无压力的自然转换为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没事闲的俩人带着公会抢抢boss,跟联盟里一群人没事扯扯淡,切磋PK一下,再给自家战队的新人和训练方法做点指导。

哦,他俩各自是各自战队的教练。

然后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常里偶尔吵个小架,事后也都服软哄对方。

日子就这么平凡或传奇的过。

哦,有件事。

同居没多久的时候,韩文清发现了叶修那个不算毛病的毛病。

然后他拉着叶修倒在床上,搂着着他说:

“第一赛季的时候,咱俩酒店一个房间。记不记得了?”

叶修转转眼珠,想了一下说:

“哦,那次啊。就是你给我卷卷儿的啊?我记得我还骂了你一句呢,哎你是不是把我当煎饼果子里的大葱呐?”

韩文清哼了一声,挑了下眉,冲着叶修耳朵小声说:

“我当时就觉得,你特别特别可爱,像个松鼠,冬天划拉松子儿那样的。没忍住,给你卷了个卷儿。”

叶修哭笑不得,“老韩你得根据实际情况啊你,我可爱这不公认的嘛,但是三伏天您这拿宾馆那大厚被给我一裹,差点没捂死我呦。”

韩文清把叶修拽到自己底下,胳膊拄在叶修脑袋两边,

“就你那体格子,出会儿汗就跟脱水似的,明天开始跟着我早起下楼锻炼去。”

叶修还没嚎出声,韩文清就亲了上来

“在此之前”他含糊着说“我们先做点床上运动。”

叶修瞪着天花板,一边随着韩文清的动作呻吟一边想。

早上起来他又得规整一遍被子了。

真愁挺。

end.

一个小故事,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想写的写出来。

其实这个毛病是我自己的……

半夜爬我妈床睡觉,结果凌晨捣腾被子被她一巴掌扇下去。

惆怅。

评论(13)

热度(134)